新闻中心_沈阳网>主页 > 女性 >

两个东北女人一生的秘密

2019-07-11 23:22 来源:未知

  儿子只好装出愁眉苦脸的模样,“您啊,怎么又这么说费阿姨。人家活的好好的,昨晚我还看见她抱着毛毛虫在院子里转呢。”

  老孙太太和老费太太住一个楼,一楼的一单元和三单元,中间隔了个二单元。也幸亏是分开了点,两个老太太虽说没仇,可较劲整整较了五十年。

  老孙和老费石头剪子布,老孙输了,发卡归了老费,老孙跺着脚不玩了跑回家。临走前,闺蜜彻底闹翻了,说了一些狠话,谁先搭理谁,谁就死爹死妈。

  她的歌声自成一派,高音上不去,低音下不来,一个下午的功夫,愣是把嗓子唱废了。老孙成年之后一直公鸭嗓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候落下的毛病。

  老费那肯认输,她要比老孙温和很多,拿了本书坐在院子里读,“子鼠丑牛、寅虎卯兔......”。可惜她也是蜡杆银枪头,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。

  不过老孙很是有点得意,因为老费找的对象仍是大院里的,她可瞧不上这儿的人,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个大杂院。

  老孙太太本来是想答应的,可听说要她来照顾,立马又翻了脸,“广场舞?扰民,强占公用场地,我可不想让别人戳脊梁骨。你跟我去听老年保健课吧,都是科学,还免费发放礼物。”

  老费太太看着救护车叫唤着把老孙太太拉走,“该,活该......”话还没说完,一口气没喘匀呼,刚走的救护车只得又跑了回来。

  老孙太太这场病很麻烦,年轻时出透了力,难好。没过几天,老费太太蹩了进来,身上已经脱了病号服,“啧啧啧,老东西,我就说让你跟我去跳广场舞,这回好,再也跟我硬气不起来了吧。”

  袋子鼓鼓的,摇一摇哗哗乱响,打开一看,是满满的一口袋发卡,赤橙红绿青蓝紫,带着光亮,一闪一闪。

编辑: admin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泰国试管婴儿- 保研论坛- seo培训班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

ICP备案号: